曦阿。

【冷热流】搭档的消失

〔流焱第一视角〕这是把刀没错了。(我知道我标题写的很烂不要提醒我)

/随缘萌新文手坑底平躺以及超短小刀子以及我不会写打戏警告。/

这是在lof上的处女作,心血来潮也尝试一次。知道自己毛病很多,真的真的不喜勿喷/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/

不要问我到最后安哥去哪了因为我也不知道(ni。

还有希望各位雷吹轻喷。(...我知道雷总很好的还是很爱雷总的嗯。

关于冷热流的发色和瞳色也希望不要纠结太多。因为大家画的设可能不一样(?。

如果以上都ok的话。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Mas...您还好吗”

眼前白衬衫的粽发少年偷偷抹去了眼角的晶体 抬眸对着自己笑笑

“我很好。谢谢你。流焱。”

这是安迷修,我的主人。
而令他流泪的原因...是他失去了凝晶
...我的凝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很平静的一天。我与身边的凝晶伴在Mas左右
...却因为他的存在,毁了这个波澜不惊的日子

“哟。这不是安迷修吗”

又响起了令人厌恶的声音,是那个雷狮
Mas视他为恶党,我也不喜欢这个狂妄之徒
这人抵制着mas的骑士道,这不是我能忍受的。

“没事就请离在下远一点。”

Mas的声音里不存友好,剩下的只是冰冷。
谁知对方竟召出了雷神之锤,用其指着我们

“安迷修,老子要与你切磋。还有你身后那俩小跟班。”说着对方扬起了令人发指的微笑。

恶党就是恶党。

“在下没有兴趣。”

对面那人却只是冷笑,遂化了一道闪电从后方径直攻击我们。
Mas大步跳开躲过攻击遂盯住了那人

“...那在下,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与身旁的凝晶立刻不存犹豫站在了Mas前,紧握手中的本体盯着眼前那人的举动防他偷袭。
对方扬起雷神之锤一个跃步起跳便要砸上来

——————/一番厮杀后/Mas负伤在身。
自己退到后方以便观察,看见了身边的凝晶已是有伤在身,自己也已体力不支喘着粗气
开口刚要问人身体是否有大碍,耳边却响起了熟悉又令人厌恶的滋滋声
——是雷狮的紫电。他又要攻击了

这人的强大战斗力并非是我二人可抵御的。更何况,我很担心身边这个搭档。

心里这么想着。抬头望去劈过来紫电的数量令人震惊
自己后脚借力蹬了出去 与一道闪电擦身而过重心不稳重重落在地上。滚出几米远撞到墙上才停下。遂垂眸叹了口气。

“咳咳...算是躲过了吧。”

还在庆幸中却瞟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片硝烟中翻滚而出。眯起眼睛望过去

“...蓝色披风吗,不可能,不会的...”

心里这样麻木着自己。
支起身举步艰难朝那个还在上下起伏的身体走去,看清人的脸后双膝重重跪在地上。看着那人对自己展出最后一抹笑颜,还来不及感受完人湛蓝眼眸中最后的温柔,那双晶亮的眼已经合上,且再也睁不开了。自己放大着瞳孔目睹着人的离去,伸出颤抖的手抚上那人快要失去温度的脸。

“凝晶...!!!”

将人的脸拉到自己怀里抱紧,悲伤使身体颤抖着,眼中盈满了泪水,两行透彻的晶体从黄色的眸子中渗出落在人带有蓝色刘海的棕发里,消失殆尽。

“笨蛋吗你...为什么不躲啊...” 一只手捂着嘴努力不让这愈发颤抖的声线溢出。

你这死面瘫竟然也会笑啊...

凝晶...你就这么走了吗...

留下好不好...我还想看你笑啊...

思绪到了这里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泪如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不听话地往下掉,更紧地抱着人冰凉的身躯。

余光瞟到烟雾中还留有一个举着锤子的身影——是那个夺去她性命的人

“小子,失去挚爱的感觉,怎么样。”

咬牙看着那人嘴角勾起狂放傲气的笑。
放开怀里的人,任其倒地。自己扶着本体起身,单手抹去眼角的泪,脚步变得坚定。仇恨瞬间越过悲伤占据了心头。 眼中闪过一丝红光愤怒地盯着从烟雾中缓缓走出的身影

“雷狮。我要你偿命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nd。